百度电影专区,百度电影版本

37看看电影网

百度电影专区,曾获1500倍投资回报,梅花创投吴世春的投资逻辑是什么?

澎湃新闻记者 邵文

怎样的项目路演能够打动投资人?

“要回答清楚三个问题‘为什么是你,为什么是我,为什么是这个时间’”,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接受澎湃新闻(thepaper)专访时表示。

吴世春进一步解释道,“也就是说现在为什么是你来做,你有什么洞见、有什么样的成长机会?太晚进入也就没有机会,太早的话则成为先烈和炮灰,为什么现在是做这个事情的最好时机?为什么这个项目会轮到我来投,我们的钱在这里只发挥钱的作用还是能起到‘smart money’的价值?”

吴世春的投资逻辑可总结为人、事、时合一,“事为先、人为重、时为要”。他保持着这样的思路,第一笔对玩蟹科技的投资创造了1500倍回报,此后投资小牛电动回报超过200倍,在很早期就看中趣店,蜜芽,理想汽车等明星项目。

对于时机把握的具体操作,可以从吴世春对待热门概念“元宇宙”的方式中窥知一二。吴世春虽然认为当下“元宇宙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”,但他判断元宇宙的本质是“以更低成本提高用户体验”,未来有很好的可落地想象。此时他就会开始布局,静待时机。“对我们来说,第一你不能落下这个领域,第二必须积极地、深入地去研究跟上这些领域,参与里面的讨论,要变成元宇宙的原住民,变成在这里面的参与者和建设者,才能够不掉队。”吴世春表示。

同时吴世春认为,不要被市场上所谓的风口迷惑,投资早期的核心一定是看人。对于如何选创业者,吴世春曾在2021中国天使创投峰会上提出四个品质,“心力要强大,认知要深刻,格局要宽广,拥有平常心”。

四个标准中看起来最抽象的是“心力”,吴世春曾专门写了一本题为《心力》的书作具体阐述。简单地说,“心力即人的精气神,要做成一个事情的愿力、创造力和专注力。在创业过程中,未知的人和未知的事一起结伴,以不确定性为伍,这种做决策的难与执行的难完全不同。同时创业又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过程,所以创始人心力可能比专业知识更为重要。”

在2014年成立梅花创投基金之前,吴世春先后在华为、百度工作,曾于2004年创办商之讯公司(主做企业IM),2006年和陈华一起创立酷讯网,2008年从酷讯网离职转做天使投资人。2010年出任北京基调网络系统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,负责市场、商务、产品和战略。后与基调网络CEO陈超仁一起创立乐呵互动,转战移动互联网,推出 “食神摇摇”和“万游助手”。

吴世春有着丰富的创业经历,当被问及创业与投资的思路有何不同时,他对澎湃新闻( thepaper)表示,“创业时,可能只会注意到你所创业这个领域的内容,甚至注意力会每天聚焦在公司业务技术的发展上面,不会对比,不会去横向归纳总结。而做投资时,我投资8年来差不多看了3万个左右的项目,过会的项目差不多有1000多个,最后投了500多个。在这么多种类繁杂,阶段各异,不同的类型的创业项目里面,我们要去提炼什么是不变的,什么是在变化的,这种是做投资才会看到的。”

目前,梅花创投主要投资方向新消费、新科技以及新出海三个方向,据公开数据显示,近一年梅花创投完成了近20亿人民币的基金募集,其中40%投资在新科技领域,30%-40%投资在新消费领域,新出海领域则占比20%-30%。

之所以押注这三大方向,吴世春曾在采访中解释,这基于对宏观大趋势与大环境的思考,“目前中美之间最主要的竞争在科技,国家层面会大力支持科技发展,于科技企业而言,这也是时代红利,所以我们也会重点聚焦新科技赛道。对于新消费,中国的GDP达到一定高度时,会有大量国货品牌快速崛起,这也是大势所趋。关于新出海,中国产品的出海将不会像以前那样以地摊货的形式,而是将会逐步转向以自有品牌DTC的方式出海。”

伴随着“三新”浪潮的,则是“四替”——技术替代人力、软件替代脑力、国产替代进口、数字化替代信息化。吴世春曾在采访中表示,投资要顺势而为,“过去20年中国最赚钱的领域分别对应了WTO红利、房地产红利、互联网以及人口红利。但是时代在变化,上述红利正逐渐消退,新的市场机遇正展现出来。目前,人心红利、国运红利以及数智化红利分别对应了三个快速增长的市场,并因此成为梅花创投重点投资方向。”

具体而言,吴世春对澎湃新闻(thepaper)谈到了新消费投资时的考虑,解释了为何在很早期就看中了当下称为“美瞳第一品牌”的Moody,“消费品投资有三个重点:复购率、毛利率以及拐点,比如我们投美瞳,美瞳的毛利率很高,复购率很好,对这个商品的使用习惯正经历从长抛到日抛的拐点,那么就非常有价值。但消费品里面也有很多完全说不通的东西,不敬畏市场,违背规律,账算不过来的项目也非常多。”这似乎暗指了许多一时引起热议,但难以持续的“昙花一现”创业项目。

吴世春认为,利用流量红利来开发市场的时代已经结束,“流量红利本身正在慢慢消失,且流量成本越来越贵,从而导致资本越来越谨慎,如果企业还用市场驱动的方式去竞争,就越来越难以建立起一个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”,简单来说即现在希望通过砸钱来获得竞争优势的机会越来越小。

除了对投资活动共有的“时、人、事”考虑之外,专注于早期投资的梅花创投也会面对没有固定估值模型的困难。吴世春的解决办法是主要看概率和倍数,“倍数通常是50倍,因为从我早期投资到多轮稀释后,没50倍我们很难覆盖别的项目风险,所以我们会把标准定在50倍,最后根据项目的具体情况来调整估值。”

吴世春投资的许多成功项目都来源于当初酷讯的团队成员,比如带来1500倍回报的玩蟹科技,但同时也错过了当时酷讯003号员工张一鸣的创业项目。

这其中是否有遗憾呢?在吴世春看来,“投资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,只能不断修正自己的可掌控的模型,并获得这个投资模型带来的收益。比如说索罗斯和巴菲特、红杉和高瓴,他们都是基于不同的投资模型获得收益。所以,从绝对意义上讲,投资不会有遗憾,因为你只能赚到你认知范围内的钱,你只能赚到你训练出来的这个投资模型里面的钱。”

责任编辑:李跃群

校对:张艳

发表评论

表情:
验证码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0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